手机app官方安装下载

林悠悠也泣不成声。

她宁愿司雪梨一辈子胆小谨慎怀抱秘密活着,也不想听她如此光明正大说出来!

庄先生还在呢……

林悠悠跌坐在地,抱着司雪梨双腿,痛哭流涕:“雪梨,雪梨……”

司雪梨直勾勾盯着司正伟看:“说的丑事就是指这些吧,还有没有补充的?”

末了,不等司正伟回答,司雪梨又自顾自道:“啊,还有一件,我生下了那个臭男人的野种。”

“!!”Queen听到野种二字,傻愣愣看着司雪梨,她竟然这样形容小宝,不对劲,真的不对劲!

“雪梨,别吓妈,别吓妈啊!”Queen紧紧抱着司雪梨,眼泪鼻涕糊了一脸,泣不成声。

司雪梨不为所动,恍若未闻:

“哎,其实我开始也不想要的,发现怀孕后,看着肚子,真想把它挖出来,多恶心啊。那个男人毁了我还不够,还要留下他的脏东西。”

“我恨死他们了。”

“毁了我。”

某天的阳光下唯美的写真

“年纪轻轻就喂奶换尿布。”

“让我连像普通人一样上大学的机会也没有,现在网上都在骂我。”

“我根本不喜欢这种生活,我只是被逼的。”

“我要是不生下来,我以后都没机会做妈咪,我不能为了那个臭男人放弃做妈咪的机会。”

“然而每个人都只会骂”

司雪梨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Queen感觉怀中的人突然向下坠,她看向司雪梨的脸,只见她眼睛闭起,是晕倒的姿态,大叫:“雪梨,雪梨!”

林悠悠立刻接着司雪梨的身,以防她摔在地上:“雪梨,呜呜呜,雪梨怎么了,别吓我。”

庄云骁从门口走出来。

手中拿着一个微小的特制武器。

他看一眼离门口最近的庄臣,庄臣眼白裂开多条血丝,红的骇人,额上青筋凸起,眼泪在无声中淌了满脸。

明明庄臣在枪林弹雨里苦苦挣扎,伤口都长虫了,也没见他流过一滴泪。

如今……

庄云骁知道,庄臣听到这些话,场人,除了受害者司雪梨最痛苦外,第二痛苦,就是他了。

可是,值得可怜吗。

不值得。

毕竟司雪梨说的一切伤害,都是庄臣亲手给她带去的。

庄云骁没在庄臣身上多花时间,他收起目光随即大步走向司雪梨,嗓音喑哑,代表他也是听到了部:“她没事,我射了麻醉药。”

接着,将司雪梨从林悠悠怀里打横抱起来,朝着门口走去,急匆匆离开。

Queen和林悠悠连忙跟上。

也是一转身,看着身后一脸泪的庄臣,两人才想起庄臣也在。

平日意气风发光芒万丈的男人,此刻如同一条死尸般沉寂,那红得仿佛能滴出血的眼睛,还有那眼泪……

林悠悠见不得。

她越发埋怨上天为什么要折磨一对璧人,立刻跟上庄云骁。

Queen开口,由于嗓子眼蓄满了泪,因此听起来无比沉重:

“庄臣,听见了,不管怎么选择,我也不嫌。但无论如何,眼下我都要帮我把那个渣男找出来,我一定要将这件事的关联者,部,碎尸万段!”

……

庄云骁抱着昏迷的司雪梨,林悠悠和Queen跟着,三人快速来到小车旁。

林悠悠帮忙拉开车门。

庄云骁弯腰将司雪梨小心放在后座上。

Queen看着沉睡的司雪梨,刚才她说的每一个字,就像地盘里的打桩机一样,深深插在她心头。

Queen沉痛万分,但是,她仍用最后一刻理智安排:“悠悠,不用跟着去了,回去办婚礼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林悠悠担忧。

Queen果断:“不用可是,婚礼是女人一辈子一次的大事,要是雪梨醒来发现她破坏了的婚礼,她会很自责很内疚的。”

况且,这种事也没有补办一说。

“上去吧,雪梨醒来我第一时间告诉。”Queen说完,拉开副驾的门,坐上车。

司雪梨能将如此压抑的秘密告诉林悠悠,代表两人的关系已经超越一般的闺蜜,是姐妹。

对司雪梨好的人,Queen自然也会奉还。

车子开走了。

“麻醉药的份量打了多少,不会伤害身体吧。”Queen担心。

可是,刚才的情况,没有比把司雪梨弄晕更好的解决方法。

Queen真不愿意司雪梨破罐子破摔说出那番话。

就像一个濒临崩溃的人,自知没有路,抱着不如一死的心态,一了百了。

太让人难受了。

“不会。”庄云骁嗓子沉沉。

他相信,如果他没把司雪梨弄晕,很快,司雪梨就要说出怀孕后所受的苦。

她可能会说,我明明觉得自已怀的是双胞胎,结果所有人都说不是,还劝我去看精神科……

庄云骁左手肘抵在车窗,手掌捂着鼻和嘴,真是后悔莫及。

Queen又问:“怎么会出现的。”

庄云骁应该是先走一步的。

“我去到楼下,听到有人说有个老头很像司正伟,往楼上去了。”庄云骁答。

司家以前好歹是大家族,如今却落魄,人们看见当事人,指指点点,很正常。

他是抱着以防万一的想法回到海宴,结果,还真见不到司雪梨。

不管是大厅还是包间。

于是立刻跑去监控室。

枪都摆出来了,那些人才唯唯诺诺将Queen已经看过监控的事告诉他,说所有人现在在露台。

庄云骁赶到,结果听到司雪梨悲伤欲绝托出血淋淋的经历,庄臣也在。

他听不下去了,才给司雪梨来了一枪麻醉。

Queen连连点头,表示明了:“有们爱着雪梨,我很感激。”

Queen指使庄云骁开去她常看的私人诊所,由于在车上提前打电话安排,一下车,便有担架床候着,迅速将司雪梨推进VIP病房。

经过一番检查……

医生道:“病人没什么大碍,只要等麻醉剂过了就好,等醒来看有没有不适,到时候再作安排。”

Queen将人驱赶。

她拉了张椅子坐在床边,双手捧着司雪梨冰凉的小手,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,再一次哗啦啦流下:“庄云骁,devil,我查过了,可真厉害。”

凭着一已之力,建立了顶级的杀手组织。

“帮个忙吧,”Queen说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