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app官方网站入口

商圈里有很多各种各样公开的半公开的不公开的聚会派对,毕竟商人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人脉,只要掌握好人脉,哪怕你是个傻子都能挣钱,而各种商圈聚会,则是拓展人脉的最好机会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做生意的老板们对各种商圈聚会才乐此不疲,像某天盛筵那样的聚会才那么有市场。

王盛龙很清楚这一点,事实上他的企业能做起来,除了邮电集团的订单,就是靠着家里积累的人脉了。

这一次的商圈聚会在贝勒街的一座宅院里,正如这条街的街名一样,这里以前都是贝勒扎堆住的地方,也遗留下来了很多宗亲王府,这一次聚会选的就是其中一座王府,组织者是某位遗老。

本来王盛龙是不大想来参加这次聚会的,一来自己背靠邮电集团,不会像普通商人那样对人脉那么渴求,二来现在他还需要提防周铭的报复,很担心周铭一次不成,会利用聚会再做文章。

但后来转念一想,自己本来在订单的问题上就已经驳了那么多面子,要是这次聚会再不给面子推脱,那就算过了周铭这关,以后的路也不好走;而且这一次推了那么多客户,总要想办法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才行。参加这种聚会,不仅不会得罪人,反而还可能结识其他客户。

于是因为这些原因,王盛龙思虑再三,还是决定过来看看的好,反正有了安德鲁的前车之鉴,自己只要小心一点,总没那么容易出事的。

王盛龙准时出席了这次不公开的聚会,这次聚会的组织者还是有点分量的,至少王盛龙过来见到不少自己熟悉的面孔,包括自己之前的客户和朋友。

“盛龙你过来啦?来来来,坐这边。”有人朝王盛龙招手,这个人王盛龙认识,是跟他一个大院长大的,没想到今天也被邀请参加这次聚会了。

虽然大家的目的来拓展人脉,但总是习惯性的跟熟人在一起,一个一个的小圈子总跑不掉。然后借着和朋友打招呼的方式,通过朋友再认识其他朋友,或者你就算谁也不认识,只要你能进来,只要你能豁得出脸面,总能和很多大老板混个脸熟的。

王盛龙和他的发小也是如此,他们一边聊天,然后相互介绍各自的朋友认识,然后在一起谈天谈地,这怎么看都是一次公式化的聚会,可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王盛龙的眼帘,让他当时就愣住了。

他发小见他这样也很惊讶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:“盛龙原来你也认识他吗?”

王盛龙很奇怪,怎么听发小这口气好像也认识的样子,发小随后说:“那当然认识!那可是德国科沃公司的亚洲区总裁,过去一直在港城,现在正拓展内地业务,准备在这边投资建厂,正在寻找合作伙伴。”

调皮的野餐少女

发小还小心翼翼跟王盛龙说:“而且我还听说这次聚会很可能就是为他召开的。”

王盛龙有点懵了,怎么原来这位安德鲁先生居然是真的吗?这小子别不是被周铭收买了吧?

王盛龙有点怀疑自己这位发小,只是紧接着那边聚会的组织者也主动过来跟安德鲁打招呼,王盛龙这才明白,那位居然是货真价实的。

这就让他很纠结了,王盛龙原本怎么看都觉得安德鲁应该是周铭安排的人,可现在看来自己错了,他居然真的是科沃公司的亚洲区总裁,自己老婆真的运气爆棚,出去打个网球都能碰到个大客户。

王盛龙很快做出了决定,他主动过去那边:“嗨!尊敬的安德鲁先生,真是太巧了,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里又见面啦!”

原本安德鲁这边聊得好好的,没想到王盛龙突然过来,让这边感到有些诧异,纷纷看向安德鲁,安德鲁扫了王盛龙两眼:“很抱歉这位先生,我认为一般在打招呼以前,你应该先做自我介绍。”

一句话打了王盛龙的脸,安德鲁这就表明了并不认识他。

如果放在平时,王盛龙可能就放弃了,但现在他却说:“尊敬的安德鲁先生,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些误会,但是请相信我,那只是一个误会,我也是诚挚向您表示道歉的……”

王盛龙还想说什么,但有人却打断了他的话,他们给他强调这么闯进别人的聊天圈子是一件很没脸的事,纷纷让他离开。

被这么一番冷嘲热讽,王盛龙当然待不下去了,因为再这么下去,他丢的就不仅是自己的脸,更是他父亲的脸。不过王盛龙却并不会这么放弃,毕竟这可是几百万美元的大订单,王盛龙怎么也不想轻易放弃。

于是王盛龙一直在等机会,等到安德鲁去厕所的时候,王盛龙很快的跟了过去,装出一副在厕所门口偶遇的样子。

只是他这太刻意明显了,安德鲁一眼就看穿了他对他说道:“我听说过有人在花园在停车场制造偶遇的,但是在厕所,我可是第一次听说。”

王盛龙则表示任何巧合的事情总有他存在的意义。

安德鲁表示自己知道他在这里等自己的目的,无非就是为了科沃公司的项目,安德鲁对王盛龙说:“但是你别忘了自己的态度,这个项目无论如何都跟你没任何关系!”

看着安德鲁那咬牙切齿的样子,王盛龙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事实任何人被自己那样对待也肯定是这么生气,于是王盛龙只得向他道歉,表示那天就是个误会,而且现在自己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所以是专程来道歉的。

“你的道歉很有诚意,但是请告诉我,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呢?”安德鲁看着王盛龙反问。

“因为我并不是来求得安德鲁先生您的原谅,或者说安德鲁先生您是否原谅我,跟我们之间的合作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。”王盛龙说。

安德鲁原本已经打算离开,但听到王盛龙这么说以后才又停下了脚步。

王盛龙则志气满满,他对自己这番话满意得不得了,恐怕自己这辈子也没说过几句如此经典的话,他接着对安德鲁说:“安德鲁先生,你可以对我这个人不满,但是我们之间的合作还是需要的,我知道科沃集团刚刚进入国内,你们很需要拓展市场,而我恰好跟邮电集团有特殊的关系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安德鲁转身过来,靠在水池边:“这倒是很有意思,我也有所耳闻,你是王茂昆董事长的儿子?”

“唯一的亲生儿子。”王盛龙回答。

“这的确很让人心动,但如果只是这样还不够吧,毕竟你知道我这么大,可还从来没受到过那样的待遇。”安德鲁提醒王盛龙,“我可是日耳曼的贵族。”

王盛龙点头表示理解:“我愿意为此对安德鲁先生您做出补偿,在我们华夏有个词叫回扣,我可以在跟科沃集团合作的时候,适当的给安德鲁先生您更高额的回扣,您看这样可以吗?”

“这是个很有诱惑力的提议,很让我动心。”安德鲁随后说,“那么我需要事先支付,毕竟你在我这里并没有信用。”

王盛龙感到有些为难,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安德鲁:“成交!”

王盛龙随后和安德鲁亲切握手,这一幕恰好被赶过来的其他人撞见,他惊讶的询问安德鲁和王盛龙这是在做什么,王盛龙认出这就是刚才赶自己走的人,于是他得意洋洋道:“很抱歉,我刚才已经跟安德鲁先生达成了合作协议,我们是最友好的合作伙伴啦!”

那人十分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德鲁,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。

“我是什么身份我想你并不清楚,如果你知道你就会明白我跟安德鲁先生的合作是多么的理所当然!”王盛龙说,字里行间都充满了优越。

随后随着王盛龙跟安德鲁的合作,王盛龙也因此成为了整个聚会的焦点,就连聚会的组织者都主动出来跟王盛龙碰杯喝酒了。这让王盛龙一下感觉自己趾高气昂都要上天了,如果说原来王盛龙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低声下气了,但现在他却觉得自己的选择太对了!

聚会结束,王盛龙邀请安德鲁吃晚饭,王盛龙为此定了私房菜,得知安德鲁对京剧感兴趣,还邀请了市剧团的角过来唱戏。

当然除了这些,还有更重要的,就是王盛龙还带着二十万的现金过来,这是安德鲁主动要求的,当做他们合作前先给的回扣。

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来说,没有企业在订单付款前先给回扣的,但现在王盛龙原本就得罪了安德鲁,要请求对方的原谅,此外王盛龙也想要拿下科沃集团的这百万美元订单,因此他最终决定先给回扣。

王盛龙亲手把钱交到安德鲁手上:“安德鲁先生,我知道自己之前做的事情有多莽撞,我也一直为自己的莽撞和对您的怀疑表示愧疚,所以这笔钱就当是我给您的补偿,是我私人给您的,还望您一定要笑纳,如果您不收,那我恐怕连饭都要吃不下啦!”

安德鲁提着钱,表情非常高兴:“王,对于你的情况,我后来也了解了一些,我能明白你的处境,所以这笔钱,就当做是我们相互信任的一个保证吧!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